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强子 的 花果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,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,联瑄居士。业余大专毕业(自学成柴)。 主任编辑, 导演。王牌栏目《鱼龙百戏》创始人,首任制片人。 5岁由河北黄骅来津, 16岁下乡黑龙江五大连池, 21岁去辽宁抚顺、吉林梅河口当兵, 26岁回津娶妻生子,玩事业·····57岁靠边站。有过落魄,有过辉煌。崇尚简朴、简约、简单 , 低求 低碳、低调 , 平实、平安、平静, 随缘、随意、随便, 闲来就是喝酒、睡觉、玩。您问俺过去最大的特点是啥? 哦, 潇洒, 、 幽默、率真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 和我的战友(强子答问 原创)  

2015-06-27 08:25:52|  分类: 军旅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问:好像你提过同事、朋友、荒友,昨听到你说接待战友,没想到还有一段当兵的经历,想听听呢。

       答:我是75年兵,和下乡一样,部队生活也是我经历中的一部分。这么说吧,我个人认为,部队是一所大学校,一座大熔炉,使我得到了锻炼。我之所以很少提起,是因为精力和负担让我不想再展开更多更大的圈子。我老觉得,朋友在精不在多。一个班级 最后能落下三五个不错的就足矣了。太多了,是非也多。我的战友不是南方就是北方的,天津是必经之路,你说人家来了,吃顿饭 K个歌绝没有问题,我也乐得。但是,你不陪着玩玩逛逛行吗?陪着,上有老下有小的又确实没有空。其实我这些年南来北往的也没少出差,到哪我也极少打扰朋友。人家也有人家的事呀。很多战友、同行三番两次约我,我都不想去讨扰。

      问:听说当兵很辛苦,你觉得部队生活有意思吗?

      答:当兵,是我命运的转折点。头一年确实很辛苦。我们那是个军事典型单位,好像在沈阳军区都有名。新兵连集训两个月后我分到勤务连。第二年伊始,我就当了文书,又入了党,不就又被调到政治处做新闻报道工作,期间还到分部(师)政治部宣传队待了半年,搞文艺创作。所以说,还是很有意思的。搞报道,我一年任务是见报20几篇,玩着就干了。那时候,几乎每周我都去沈阳、抚顺,干嘛?送稿子,顺便玩玩。呵呵。我们政治处也组建过一个宣传队,我还是副队长呢。在分部宣传队那就更甭说啦,每顿饭八个菜,天天歌台暖响的,每周还有电影。最难忘是去沈阳,军区汇演。俺们宣传队早上还在沈阳大街上跑操呢!我在部队时,参加学习班最多,在沈阳,一个评《水浒》学习班,就是一个多月(76年吧,记得周总理正去世吗)。其他什么《国家与革命》呀,《费尔巴哈》呀,多着呐·······吃的好呀。干部待遇呀。

      问:你在部队没有过爱情吗?

      答:哪敢呀,哈哈!大概和别人当兵不一样,我当兵一直和地方,和女兵接触。第二年吧,我就是一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。李副政委和我谈话就说:你的前任,就有因为男女关系问题被退回来了,受了处分······,所以我在这方面非常谨慎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那几年,我连着被评为“雷锋式的校外辅导员。”那时候规矩得很,在俺们机关(团),女兵们没事爱串门,也时常去我那玩,都是几个人。俺们宣传队有个叫孙红的(很漂亮)女兵,因为是北京的,(俺俩离得近,也算是老乡了)加上工作关系,可能接触多一些,惹得有个机关兵尤其吃味。其实俺俩啥事没有。我还是附近一个村子的军宣队代表,那个村子的知青点时常闹鬼,知青们说领章帽徽辟邪,都央求我住到知青点去。我请示政委,不同意,那我就执行命令。到分部演出队,我被安排和女演员一桌吃饭,从头到尾,我也夹不了两口菜。女兵们就给我往碗里夹菜,那我也不好意思,都是美女,自惭形秽,腼腆呀。后来她们像商量好了似的,赶紧吃完走了,剩下的(美食)吗,可就都是我的啦!哈哈!

      我好像还没有过单相思,也就是暗恋的历史。如果说有一点,就是师部宣传队演员(女)队队长,叫许广华,沈阳兵,比我小一岁,那时人家是干部了。从一开始给我夹菜,我就对她很有好感。她 是那种大气端庄的美,而且特有人格魅力,越看越喜欢那种。台上歌舞曼妙、美轮美奂,台下静若处子,像一汪清水。师部晚上放映电影,吃饭时女兵们问什么电影,我说《天山的红花》,一桌人都笑了。为嘛,她们觉得天津话好玩。以后见我,队长带头学着天津话说“天山的红花”。有一场 是在沈后大礼堂慰问演出,演出前她匆匆地找到我,让我到大门口给他哥哥(和她母亲)送票,回来一个劲问我“我哥他谢你了吗?”我说谢啦。她还是不放心。那样子,可爱极了!

      问:都说战友情谊深,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  答:聚首情犹浅,垂鞭意更深。说这么个事呀:1978年底,俺们知青当兵的盼来一个中发74号文件,当兵复员可以回父母所在地。谁都愿意赶紧回家去呀!1979年1月的一天晚上,我正和战友玩呢,刘参谋闯进来,告诉我赶紧收拾东西,乘当夜火车回家。我说,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呀。刘参谋说,你赶紧吧。总参下了文件,因中越自卫反击战,所有复转工作冻结,明天传达,必须在今夜把你们送走。其实也没啥东西,陈干事调来一个班战士,给我打包行李。有些书没有东西装了,陈干事吩咐战士“赶紧去俱乐部拽条毯子来!” 就这样,当夜,一辆吉普车,大概挤了十多个人吧,把我们送到火车站。战友李荣、刘震是吉林市人,平时就是一般关系。他们在我之前(已是最后一波了)上的火车,我扔下行李又把他俩送上火车,回来一看,哈,我那点家当还在,正得意,身后有人拍我肩膀,回头一看,是李荣、刘震。我说,车都要开了呀,你们咋又回来······。就这样,我又推着他们奔火车。车,已经开了,俩人一个箭步,抓着了栏杆······给我上演了一出《铁道游击队》。(有见此文的战友请帮我打听一下李荣、刘震。)

      问:那些战友经常联系吗?

      答:不经常联系。这次来的战友,已经是36年没见面了。大概是八几年吧,沈阳战友张丽娜来过,上海战友 地产大亨杨永康来过。北京我前面提的那个孙红(其父是总参医生),我是去北京看节目,在剧院门口她找我去了,匆匆见了一面。那时候都很忙,基本不联系。对了,我刚结婚第几天吧,原连队的连长带了一批江苏的复员兵(路过天津)来过。那些农村兵一进门,都很惊讶。你想,新房、娇妻嘛。2000年,我正装修房子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沈阳打来的。因为上海一位战友去了,沈阳、抚顺、本溪、铁岭、阜新、辽源的部分战友聚在沈阳。大家逐个跟我说话,聊了半天,那个兴奋呀。九十年代初吧,中央电视台《曲苑杂坛》第31期对我有个比较长的采访;还有天津卫视报道俺们八一活动去部队打靶,播出了我在部队时的几张照片。在黑龙江省高院的郭旭一眼看到了。从那以后,有几个战友每年通个电话问候一下。我这人也不知咋的,还挺带人缘的,总是有人惦着的。感觉我就是眯在一个角落里,也会有人看见亮儿。还一个特点,我在哪,哪火。在文化宫时,文化宫很热闹。我一走,好好一个文化宫就跟破庙似的了;在农场也是,刚当兵走,那边组织“第二次下乡”去建边,于是俺们那就冷清多了······。我这人平时不爱打电话,也不大爱联络,是忙的时代形成的。

       问:在你们战友中,你算混得很好的吧?

       答:肯定不是的。这个问题曾经我们同事也问过。当时是荒友纪念下乡35周年吧,还有《躬耕南阳》一书发行,在南开大学,俺们台给拍了片子。我回答说,我下乡那个连队,都是南开中学的,都很有才气,都混得各有千秋。如果非要排,我能属于前20名就不错了。再说我们战友,光我知道到了大校位置的,就有好几个。还有一个文职将军。复转的这些战友,也都很有造就。可能在某一二方面,比如名气呀,还有那个·······啊,我会有别人所不及的,但是比官职,比钱,我可能是排在后面的。这次来的战友原是大庆萨尔图区政法委书记,你知人家退休金拿多少?九千多。黑龙江高院一战友,退休也是正处待遇,七千多。可当年我很佩服的张干事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。张干事长得很标志,像那个电影里的国军将军,后来当了政委,不知因啥政策,按复员退的,给了三十万。到了本溪老家,正赶上他弟弟惹官司,那三十万都打点公安司法了。他现在每月是四千多元。我有点替他惋惜。(写得太长了吧。暂此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5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