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强子 的 花果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,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,联瑄居士。业余大专毕业(自学成柴)。 主任编辑, 导演。王牌栏目《鱼龙百戏》创始人,首任制片人。 5岁由河北黄骅来津, 16岁下乡黑龙江五大连池, 21岁去辽宁抚顺、吉林梅河口当兵, 26岁回津娶妻生子,玩事业·····57岁靠边站。有过落魄,有过辉煌。崇尚简朴、简约、简单 , 低求 低碳、低调 , 平实、平安、平静, 随缘、随意、随便, 闲来就是喝酒、睡觉、玩。您问俺过去最大的特点是啥? 哦, 潇洒, 、 幽默、率真!

网易考拉推荐

学礼 他还活着·····(原)  

2015-09-12 15:11:25|  分类: 情系大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没事老爱琢磨:人 这一生呀,真的像在一列客车上,不时地有人上车,不时地有人下车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 在人生这列车上,有的人要陪你很远,但也就那么回事;有的呢,只陪你一小程路,你却总也忘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 杨学礼,就是我 老也忘不掉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我俩在一起,时间真的不长。满打满算,也就几个月吧。那是在农场基干连,因为我俩年龄小,(我比学礼大三个月)有段时间,连队安排我们烧火墙,就是夜里,给各屋子“供暖”。白天没有事,俺俩就去县城玩。这样大约一个冬季吧,基干连各排、各班分散作业,分别到尾山架战备线,到龙镇修路,去各分场看犯人······不久,基干连集体来到鹿点,我和学礼又碰到一起。学礼被分去养鹿,我呢,跟着“大部队”开荒、种人参。小哥俩没事时也凑在一块。在鹿点那片茂密的白桦树 林边,俺俩拿着口琴,青春勃发,眺望远方,一片对未来的憧憬,拍下了一张很帅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 学礼是随表哥孙国栋一起下乡的。我和国栋也很好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年初,国栋不幸逝世,悼词还是我给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 学礼人很朴实、纯真,一脸正气。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,是基干连解散时,他风风火火地找到我,拉我到了我们宿舍,指着一位某(市)知青的箱子:“你刚才装的那双高腰雨靴是他(指我)的。你把它拿出来。”那位胖知青(是个班长,后来死了)愣了一下神儿,看看我,无奈地把那双雨靴翻腾出来。要知道,一双雨靴,是我当年财产的五分之一呢!

       我和学礼家人一直没断,一是国栋追悼会大家都见过,二是学礼大妹丽华的老公王杰是市评剧团的,唱包公戏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是尚长荣的入室弟子。那个团的团长是白派名角王冠丽。由于我和冠丽工作、私交都不错,那时候常联系,也就认识了王杰。

       早在三四年前,丽华就跟我说,家人有个想法,要把学礼的墓迁过来。我当时在会客厅忽悠了一通,很多关心学礼的朋友都发表了看法,好像都不大同意迁墓的事,其中最坚决的是念宁。也是,哪里黄土不埋人呀。再者,迁墓是个大事,有很多讲究的。念宁作为基干连的老排长,和学礼也有很深的感情。每年回农场,她都会去给学礼和那几位知青扫扫墓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觉得学礼家人似乎也很犹豫, 此事就搁置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今年八月初吧,丽华给我来电话,说是她也已经退休了,学礼的事又提上日程。她一家姊妹六个,现在只剩下她和老妹子了。 她们打算去给哥哥扫扫墓,了却一番心愿。

       其他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。也是学礼一家的造化:宴欣老兄策划能力很强,做什么事都很认真,细腻,做一,看二,望三,借势造势会把事情办得很漂亮。       加上念宁、世清、靖平,加上农场各位老哥老弟,以及在职干部的鼎力协助,事情办得非常圆满。宴欣老兄那几天一直给我短信通报。我说,老兄辛苦了,回来我一定给你们接风。

      接风的事,不是太顺利。开始本来设计了几个有关的人,后来一下子扩到十四五位。再后来不得不变化:按照丽华他们意愿,除了宴欣、靖平,学礼俩妹妹,一个姐夫五位,就想先见见石海沧和苏才生(他们当初护理学礼三个月)。我觉得她们是为了给我省钱,开始还有点坚持,家常便饭呗。后来她们说要再搞一次答谢,那时可以多请几位。我只好尊重丽华意愿,重新安排,那个接风宴(连我)只八个人。

      那天,才生,大海回顾了四十多年前护理学礼的很多细节(我那时也就十八九,很多事我都不知道),学礼的小妹妹一直在擦眼泪。很多事情,她们也是第一次知道。丽萍跟我说,那次我给学礼纸钱(九零年左右忽然梦到学礼,一闪就不见了,于是次日我去送了点纸钱),打那起,每年她们都给哥哥烧纸。丽萍还跟我说,她们这次去给哥哥扫墓前,到五大连池买了好几束鲜花,分别给另外长眠在那的知青、伙伴。

       本想给他们接风后就写此文的,无奈抽不出空来。虽然抽不出空来,可学礼的音容笑貌老在跟前。四十多年过来了,觉得真是 弹指一挥间。我老感觉,学礼还活着,或者说,他早已经转世了,天定缘分,指不定哪天,会出现在咱们人生的列车上·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1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